帕尔马vs佛罗伦萨
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文化 > 讀書 > 切泥錢

切泥錢

2019-05-31 10:45:43 來源:諸城新聞網

宋兆梅

 谷雨過后,香甜的榆錢糕還余味猶存,滿大街的槐花就開了,滿街筒子彌漫著一股清郁甜潤的槐花香。一穗子一穗子的白槐花掛滿枝頭,嗡嗡的蜜蜂飛來飛去。 
  石灰窯來了一家放蜂的,南方人。男的中等個頭,偏瘦。女的矮小,帶兩個孩子,大的是個男孩,小的是個女孩,還在吃奶。放蜂漢子能干,戴一個包過脖子下的網帽,用一把小刷子在蜂板上刷著什么。我們也就過過眼癮,聞聞槐花蜜的甜香,就得去割兔子食。就在這天我學會了切泥錢。 
  我們這里的伙伴不會玩“切泥錢”這個游戲,是建清去石橋子他姥娘家學來的。開始的時候,建清偷偷地教二哥,還把自己口袋里做好的泥錢掏出來和二哥玩。被我看到了,非要跟他學,他不教我,我就哭。 
  “教她吧,不的話,她也得磨蹭我,她就是這樣的孩子,誰也拿她沒辦法。”二哥無可奈何地嘆一口氣,我就在一邊偷笑。 
  放蜂漢子把棚子搭在窯邊,避風。窯溝底就是一層層的黃土,凸起幾塊面石,用手摸摸,滿把的黃黏泥。窯的底部,裂著厚厚的崗子土。窯底呈洞形,彎著腰才可以下去,腳底下還滑得很。等建清和二哥下去的時候,我看不到他們了,就大聲叫喊,建清在下面說,你叫魂呀,被我爹看到非踹我不可,沒看到這地兒危險嗎?聽他這樣說,我不吱聲了,害怕得很,我擔心二哥和建清也長成了崗子土。好久聽不到他們的動靜,我又大聲叫二哥的小名,建清說:“叫你妹妹煩死了,下次領著她,我就不和你玩了,像個‘匣喳子’似的。” 
  他倆上來時,我就差點沒笑岔氣。建清用自己的小褂兜著好大一塊崗子泥,肚臍眼露著,厚厚的一圈灰;他的鞋子上,膝蓋上都是泥,額頭上也有兩攤泥,像兩只泥眼睛。二哥更滑稽,他挖的泥比建清的還大,用手托在肩上,他的半拉腮幫子全是泥水,膝蓋像打了兩個泥補丁。建清看到我笑,瞪了我一眼,他的樣子更像個泥孩子了。 
  建清的姥娘家是個地主,她母親有好多銅錢,“光緒元寶”和“大清銅幣”就有一梳頭盒子。圓形方孔的“康熙通寶”“嘉慶通寶”“乾隆通寶”不計其數。這種圓形方孔銅錢,我不知道怎么區分錢幣面額的大小,只看到形狀有大小。我發現面積接近五分鋼镚的“康熙通寶”的方孔比別的銅錢孔大,“長平通寶”的錢幣比“康熙通寶”小,孔大。我在他家還看到一種帶“大日本,正大十一年”的“十錢”銀幣,圓形圓孔;還有大滿洲國“康德六年”的壹角銀幣;中華民國二十五年的拾分銀幣;“袁大頭”好幾個。在我看得目瞪口呆時,建清說他母親這個人板整,什么都留著,還經常給他講銅錢上的故事。他看我拿著那枚大日本“十錢”銀幣,就說:“快扔了,鬼子的東西你也動,也不怕爛手,俺娘說這些鬼子殺人不眨眼,是吃人的惡魔。”我聽了,就啪的一聲扔到梳頭盒子里,跑到建清家的臉盆里洗手,怕自己的手真爛掉了。 
  “小語,洗洗就行了,磨蹭什么,快去甩泥巴。”建清命令我。二哥把泥巴撕成一塊塊的,我用力地甩。甩得像面一樣軟時,放在一旁,建清用手試試,說,不行,還不軟和。二哥的力氣大,我甩過的泥巴經了他的手,一會就軟得沒了形狀。 
  建清先做“元寶”泥錢。他拿出兩個帶“光緒元寶”和兩個寫著“湖南省制造,文十二錢制當”的大銅錢,這四個元寶銅錢比一般銅錢的顏色深,古銅色,帶著歲月的滄桑。光緒通寶比湖南省制造的銅錢大出一圈。建清做小銅錢,他叫二哥做大銅錢。 
  他給二哥做示范:把泥巴夾在兩個元寶中間,一面正面,一面反面。用力擠,他的臉繃得紅紅的,感覺差不多擠出元寶上的花紋了,他用鉛筆刀圍著元寶割一圈,一個泥錢就做好了。元寶上的“龍騰飛躍”和“光緒元寶”十分清晰。他告訴二哥,做泥錢不能東張西望,要專注,使勻力,這樣做出的泥錢才會厚薄一致還正當好看。二哥按照建清說的做了一個,偏了,一邊薄,一邊厚,斜了錢沿。建清說,這種泥錢容易輸給對方,人家還不愛要,就像生了個“豁唇”的孩子。我“哧”的笑一聲,建清瞪我一眼,說,干你的活吧!我就賣力地甩泥巴。風,像長了翅膀,還像沉重的泥翅膀,沒了輕盈,卻保持了飛翔的姿勢。 
  做“泥錢”很累,一會就見建清和二哥喘著粗氣,臉越發地紅。二哥聰明,想出可以用四個元寶摞在一起,一次性做出兩個泥錢。試過之后,又用六個元寶做出三個泥錢,做三個得使大力氣。做好的泥錢,很好看,放在太陽照不到的地方陰干著。 
  做好三十個元寶泥錢,建清和二哥又開始做“通寶”泥錢。泥錢的做法是一樣的,但是通寶里面的方孔也要切,就慢一些。建清用秫秸皮穿過錢孔來回拖,二哥找來一根細鐵絲,用錘頭打成一把鋒利的尖刀,很仔細地切那個方孔。周邊他用刀轉一圈,錢沿很齊整地圈下來,速度快的話,做出的泥錢還好看。等他們做好大約二十個圓形方孔泥錢時,建清和二哥都喊累了。 
  我把做好的“圓形方孔”泥錢套在一根榆樹棒上,排得不稀不密的,豎兩塊磚頭,架上榆樹棒,陰干。 
  風干一個晚上,第二天就要燒制泥錢了。二哥和建清分開燒制。我們拿回家十五個“元寶”泥錢,十個“圓形方孔”泥錢。元寶泥錢燒制費勁,放在灶邊,還不能妨礙母親燒火。一邊燒,母親一邊說:“你倆就沒有一天住閑的時候,你說男孩子好玩就好玩吧,俺家的嫚姑子也湊熱鬧。” 
  泥錢,不小心就被母親的柴火棒子撥拉得找不著了。我的頭一直沖著灶口探著,眉毛燎掉了一些。二哥用鐵絲穿好了“圓形方孔”泥錢,用木棍挑著燒制,就容易多了。二哥和建清還在野外燒制過泥錢,燒出的泥錢成色很好。 
  崗子土泥錢燒制好了,像磚頭一樣硬,黃紅色,錢幣的花紋都在,也漂亮。用手摸摸,硬硬的;彈彈,還有響兒。 
  看完放蜂的,還是去割草。來來回回的蜜蜂,在頭頂飛旋。槐花在風中白了臉龐,花朵一瓣瓣落下來,像陽光遺落的碎銀。 
  沒等割滿筐子,二哥和建清就在平地上玩“切泥錢”。他倆用石塊畫一個大圓,圓外隔一米畫一道橫線。建清把泥錢放在大圓里,隨便哪里都可以,放在中間,最好。以五個為基數。二哥站在橫線上,手中拿一塊石片,多用瓦片。彎腰、低頭、吸氣,把手中的石片輕輕地切到圓里。石片把泥錢切出圓外,泥錢歸二哥。若是二哥一個泥錢沒有切出,就換作建清切二哥的泥錢。直到贏完為止。 
  建清仗著家中銅錢多,財大氣粗,他下的賭注大,把“圓形方孔”錢,用繩子穿成一串,放入圓圈。切泥錢的本事發揮得好,一次就可以贏一串泥錢呢,贏到一串這樣的泥錢,要偷著樂好幾天。二哥不敢玩這種下血本的的游戲,我看不慣二哥的小家子氣,就掏出自己的泥錢和建清玩,沒想到我卻“傻貓碰著個死老鼠”,竟然切中了建清的一串泥錢,還是一串“康熙通寶”。建清想翻本,可是他手里沒泥錢了,就借二哥的,我就耍賴:“借的我不來,我要你用自己的。”我的刁蠻在村里是出了名的,建清眼看著我收起贏的泥錢大搖大擺地回家了。他氣得翻白眼,說:“小語,等著,回家我做一筐子泥錢,明天非贏得你叫我爺爺。”我回他,你才叫我奶奶呢! 
  村里的孩子,看到建清和二哥切泥錢,制作泥錢風行了全莊,都搶著去石灰窯挖崗子泥。并不是家家都有銅錢的,有的孩子在母親的線笸籮里找出幾個缺邊少沿的,做出的泥錢也像發育不全的孩子。還有的伙伴前呼后擁著建清,借他家的銅錢用。那段時間,建清似成了驕傲的清朝皇帝,小伙伴用小人書、玻璃球、線繩、鋼珠換他家的銅錢用。也有的小伙伴用鋼镚做,做出的泥錢,也好玩。但是面積小,燒制困難,不如帶孔的大銅錢燒制容易,也沒有一串泥錢贏得痛快。手里拿一串用煙繩子套起來的泥錢走街串巷的,是多么榮耀!鋼镚做出的泥錢,是弄不出這種感覺的。 
  女孩喜歡玩“猜泥錢”,像猜鋼镚是一個道理。一個女孩把一枚泥錢握在掌心,讓另一個女孩猜是“字”還是“畫”。女孩猜中了,會發出一聲驚呼:“猜中了!猜中了!”猜不中,就輪到對方猜,這個女孩擔心猜方看到,會把兩只手放到背后,把一枚泥錢翻覆好幾遍,最后翻得連自己都不知道是字還是畫了,就把握泥錢的手拿出來說,猜吧。猜不中,還是失望地叫一聲:又沒猜中!嘴撅上去,眼睛垂著,還氣得把腳跺了三下。猜中了,是一聲嬌呼,小辮子翹起,嘴巴上飛起一朵花,眼睛笑成彎彎的線。 
  有的伙伴,發明出另一種玩法:“打泥錢”。把泥錢放在一米以外。站直身子,瞇眼,瞄準前方的泥錢,只要自己的泥錢打中了對方的泥錢,這個泥錢就是自己的了。好不容易燒制的泥錢,有的人,一會兒就輸得囊中空空。于是不停地下窯,挖泥,做泥錢,燒泥錢。家長說了:“這是誰發明的把戲,弄得一身泥不說,還得伸著頭趴在灶底,弄得一臉灰。”大人的話,耳旁的風,小伙伴照玩不誤。 
  崗子泥做出的泥錢,被小伙伴的手摩挲上幾回,越發地光滑,露出厚重的黃色,像真的銅錢了。有的人偷懶,不去石灰窯挖崗子泥,用自家門前的黃土和泥,做出的泥錢也能玩,但是玩不了幾次,泥錢就粉身碎骨了,沒有崗子泥來得結實。那個石灰窯,后來建了磚廠,燒制的磚瓦遠近出名。 
  收拾東西的時候,偶然翻出一枚銅錢,兒時“切泥錢”的一幕幕就鮮枝活葉起來。 
  (作者系市作協常務副主席)
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于蕊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地址: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

帕尔马vs佛罗伦萨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 湖北快三形态走势图 河南11选5在哪能买到 中超积分榜2017 皇冠街机电玩捕鱼 福彩25选5开奖 扑克脸怎么练 老婆我要为了你赚钱 2014年香港特码资料 易点彩票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