帕尔马vs佛罗伦萨
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文化 > 讀書 > 最美的風景

最美的風景

2019-05-27 09:12:03 來源:諸城新聞網

孫晉芳

  周日懶散。順手拿過床頭上的《我們仨》,翻著看了會。合上書時,陽光已透過窗子傾灑在墻上,小瀑布一樣。最美人間四月天,可別辜負了。

  摸過手機,打給父親。父親在手機里就大聲問母親愿不愿意去城里逛逛,接著跟我說母親說他去她就去。我想像著此刻母親在灶下燒火,父親坐在院子里燃著小木塊燒水,手上夾著紙煙。
  大約九點半的時候,父母坐公交車到了城里。父母不愿逛大樓,我們便搭車去了濰河公園。濰河水碧波蕩漾,波光明滅。鳥兒飛鳴,古樂飄飄。
  走在石岸邊上,父親說:“一點也不比青島棧橋差。”走走歇歇,到了娛樂處,玩樂的人很多。看著那些花花綠綠的游船,我說也去坐著玩玩吧,很安全的。母親望望煙波渺茫的水面,一迭聲地說著“不坐不坐”,父親也附和著說還不就像坐車一樣,看看就行了。我不知道他們是擔心,還是怕花錢,或者二者都有。雖然我很想讓父母體驗一下坐船的感覺,但看看快十一點了,也就沒再堅持,心里想著以后再來坐吧。
  我“滴滴”了快車,很快便到了恐龍公園。我讓父母站在大門前,給他們照張相。我摟住母親的肩膀讓她往中間站站時,忽然發覺母親比我矮了一截。唉,我的母親老了,老了的母親越發瘦小。父親的站姿也明顯地顯出龍鐘的老態,背有些駝,眼皮有些耷拉,兩腿往外彎出了弧度,腿間空隙很大。父親顯出老態,好像就近兩年的事。曾經多么挺拔健碩的腰板啊,也難抵歲月的風霜。
  園內游人熙熙攘攘,人歡鳥叫。母親看著那些粗壯的法桐,滿臉疑惑與憐惜:“誰把樹剝成這樣?”我解釋道:“哪有敢剝的,是它自己愿意掉皮,這種樹就這樣。”我們村子里沒有法桐樹。公園雖小,卻處處精致,美景無限。逛一會,歇一會,快十二點了。我還想讓他們看看東邊草樹間“天下第一龍”的恐龍塑像,父親說看了小的,也就知道大的什么樣了。我知道他們是累了。也只好等下次了。
  回家吃過飯后,我問他們是不是很累,父母卻說不累。我說那就去常山吧,不爬山,看看萬佛寺。父母欣然同意。
  孩子開車陪我們去。周日的常山熱鬧非凡。車輛密密麻麻,費了很大周折,才尋到一個停車位。
  常山文博院,依山傍水,殿宇層層,金碧輝煌,氣勢宏偉,宛如故宮。
  在一座大殿里,我指著昔日常山的巨幅照片說:“這是原來的常山。”父親往柜臺前探了探身子,細看了看說:“原來就是這個樣,缺草少樹,土盆子土碗的。”父親說的該是半個世紀前的記憶了吧。
  每從一座大殿出來,我們都要休息片刻。望著最高處的亭臺,望著那漫長的臺階,我問他們還逛不逛。父親望望前面,又望了望母親,笑著說:“來了一回,就去看看吧。”雖然我一再說著慢點,不著急,他們還是一步一個臺階,穩穩地走在了我的前面。上到臺階頂端時,父親說一共多少個臺階,他說了一個具體的數字。我想父親是在挑戰吧。從中依稀看出父親從不服輸的性格。想想年輕時的父親是多么能干,從沒聽他說過怕這怕那的。老了的父親,心氣依舊。
  站在最高臺上,他們眺望著家鄉的方向。陽光下,氤氳著薄薄的淡藍色的霧氣,一個個村莊像一枚枚自由散落著的棋子,一條條道路像縱橫交錯著的紐帶。他們指點著。母親說隔了這么遠,怎么能看到呢?父親說看那座山嶺,我們家就在山嶺那邊。僅僅離家二十來里路,這里在他們眼里該是“遠方”了吧,而家里那個小院子就是他們整個的世界了。
  父母坐在花壇上休息時,我給他們偷拍了一張側面照。他們身后花壇中央是一棵蒼翠挺拔的松柏,低處飄拂著虔誠者掛的紅布條,幾枝嫩黃的苦菜花在風里搖曳,一些翠綠的藤蔓匍匐在壇沿上,陽光明亮亮地照著,有幾束陽光是透過松柏樹枝灑下來的,像一條條閃光的金線。父母花白的頭發,在陽光下似乎全白了。
  我看照片時驚異地發現,沒有預演彩排,他們的坐姿竟不約而同。他們微斜著身子,左腿自然地搭在右腿上,雙手疊搭在左腿上,舉首仰望著東南方的殿宇亭閣。五十多年的風雨同舟,五十多年的相濡以沫,讓他們有了太多的靈犀與默契。他們不會說“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”的誓言,卻從結緣那天起就一心一意地經營著那個家,堅守著那個家。物質上沒有“你的”“我的”的標簽,感情上沒有絲毫的猜忌與雜念。母親像棵長春藤,父親像棵挺拔的大樹,他們相依相偎,就那么簡簡單單,一生一世。
  以前我也說過陪著父母出去轉轉,父母都說哪里也不去,說電視上都有,坐在炕上就能看。現在想想父母只是不愿給兒女們添累贅罷了,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,誰不想去看看,誰又甘心一輩子只望著院子上方巴掌大的天空?其實,哪里的山川草木都大同小異,關鍵在于看風景的心情。在親人的陪護下,每一棵樹,每一叢草,每一朵花,每一聲鳥啼,每一座亭子……都染上了親情的色彩。帶有了感情色彩的風景便有了靈魂,有了靈魂的風景才能銘刻于心。
  紅日銜山時,我和孩子送父母回家。遠山近樹,田野村莊,道路建筑,都籠罩在柔和的霞光中,莊嚴而又肅穆。看看身邊的父母,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,安詳而淡然。心中忽然一動:靜靜地陪坐在親人身邊,不就是最美的風景嗎?
  我們誰也沒有說話,靜享這落日之美。
  (作者系市作協會員)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于蕊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地址: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

帕尔马vs佛罗伦萨 江西快三计划 腾讯欢乐捕鱼cd-key兑换码怎么兑换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快乐飞艇是官网吗 总进球数投注法宝 捕鱼来了直播 广东快乐10分开奖历史记录 今天新疆18选7开奖结果 申城棋牌官方下载 天虹娱乐群